2018-08-27

一尾中特discuz:
全時陳學軍:三年內,國內將出現營收超10億的SaaS企業

 
       2018年8月8日-9日,備受矚目的2018 NBI 夏季創新峰會在北京四季酒店舉行,全時CEO陳學軍受邀出席了本次峰會,并為現場帶來精彩演講,在與會嘉賓中獲得了熱烈反響。NBI 夏季創新峰會由品途集團主辦,本屆峰會主題為“Innovation: Keep in Step 與創新節律同步”,旨在讓創業者、投資人、產業機構參與到新技術的誕生和技術的新突破,發問創新的可持續性、觀察產業變革趨勢以及思考商業文明的新價值。
 
本次峰會現場,全時CEO陳學軍進行了題為《我們在中國如何做SaaS》主旨演講。陳學軍分析了中國SaaS市場與美國SaaS市場的區別,并分享了中國SaaS市場當下和未來的機遇所在;同時,作為歷時12年的SaaS企業掌舵人,他分享了全時所走過的心路歷程。
 
全時CEO陳學軍為峰會帶來精彩演講
 
陳學軍表示,中國的SaaS市場未來大有可為,相信三年內將會出現收入超過10億的SaaS企業,而成功都是被逼出來的。演講主要內容整理如下:
 
中美SaaS行業大不同,中國市場增長可期
2006年全時創立,當時還沒有SaaS這個行業,很多人聽到SaaS以為是非典。到2015年、2016年,SaaS是風口,每年的投資都在50億左右。
在美國,SaaS是最賺錢的行業。根據統計,美國上市公司利潤排名中,第一位是軟件和軟件服務業,每年上市公司的利潤3600多億,第二位是銀行。在中國,第一名是利潤7000多億人民幣的銀行,第二名是利潤1000多億的非銀行金融機構。在被統計的行業中甚至沒有軟件行業,整個計算機行業(而不是軟件行業)這一年的利潤大概110多億元。對比美國軟件和SaaS行業擁有的3600億利潤,資本市場認為中國的SaaS還有機會。另一方面,到現在為止中國沒有一家SaaS企業IPO,也說明中國的SaaS行業存在很多問題。
在中國,SaaS可以說是中國經濟的一面鏡子。首先,中國的企業服務市場不像我們想象的那么大,這說明中國的經濟整體仍然處于低端水平,大多數行業是勞動密集型,而美國的中小企業市場還能夠做技術和研發。第二,中國企業管理者對系統管理的需求并不旺盛。60后還是中國傳統行業中的主角,他們很少有意識地通過系統來進行企業管理。另外,中國的企業市場,不管是軟件還是SaaS行業,在全球來看都很小,但是中國有全球最大的軟件外包行業,證明有大量的定制化需求。
SaaS在未來將以中等速度增長。在美國,B輪以后的SaaS企業平均年增長率28%。這是非常好、是穩健的。中國的SaaS也以中等速度增長,有兩方面原因:第一,消費升級的背后是企業升級,企業升級的背后是老板升級。隨著80后、90后走向老板崗位,中國年輕一代的創始人、CEO掌管企業,中國的企業升級很快。第二,資本還是投入了很多,會讓很多的SaaS產品化的公司出來。
 
中國SaaS創業路:學習沒有可恥二字
今天,全時是全中國最大的會議中心,每天有25萬場電話會議、視頻會議。我們有大約3億的收入,融資6個多億,目前擁有超過2萬家企業客戶、600多萬用戶。我認為要做好 SaaS有兩點:第一,學習上沒有可恥兩個字。第二,所有的成功都是被逼出來的。
首先,學習沒有可恥。我2006年開始做電話會議,2008年開始做SaaS,這是因為2008年我發現美國的電話會議PE只有十幾倍,但是一家網絡會議公司可以達到一百多倍。于是開始想做網上的會議產品。做網上開會的工具需要花多少人和錢呢?我當時自己拍腦門想可能50人,但我在美國看到的實際情況是1500人,這對我刺激挺大,因此我去了美國一家SaaS公司WebEx大約30次,最后甚至對他們公司里的一切細節都非常熟悉了。后來,大概三年前我們收購了WebEx在蘇州的研發團隊,這在開始的時候是無法想象的。所以說在學習中是沒有可恥兩個字的。如果今天做一個行業,卻不了解之前的競爭對手是怎么成功的,將非常糟糕。所以今天在中國做SaaS,起碼要了解美國的這一個公司為什么好,并且要知道所有細節。
到今天,全時做SaaS還是成功的,起碼我們實現了盈利、增長速度基本符合預期。但是如果我們100%復制美國,將不會成功。前幾年我就復制了美國的模式,但是不成功。原因之一在于市場,美國有7500萬人在開會,但中國只有200萬。就像美國復制不了拼多多,是因為沒有這個市場。所以學習沒有可恥,但是這是成功的必要條件,而絕不是充分條件。
 
全時如何做SaaS:成功是被逼而來
成功都是逼出來的,最重要的仍然是人和努力。我也遇到過創業的絕境,后來被逼出了三點:
首先,基于會議推出智能硬件。我們推出了一款智能硬件視頻會議,大概一年賺六、七千萬。原因是我發現東方企業家特別喜歡視頻,而西方人不太喜歡視頻,我個人的理念也是對于開會,文檔比視頻重要得多。但是東方人比較喜歡儀式感。我們基于安卓做了一款智能硬件產品,把傳統視頻會議的成本降低了90%,這產品迅速成功,除了在中國市場,在印尼市場也很成功。同時我們緊跟“一帶一路”戰略的步伐,在沿線地區市場獲得了成功。后來我們又推出了一款智能硬件——全時眼。我們從來都不是硬件廠商,而是SaaS企業,但是你做什么并不重要,市場和客戶需求才重要。
第二,會議產品線覆蓋全面。全時可以說是非常奇怪的企業。在會議行業,其一是電話會議,其二是SaaS網絡會議,其三是智能硬件,而全時進入了全部三個市場。這就像美國人不能理解淘寶做支付寶一樣。在美國,電話會議是運營商做,互聯網人做SaaS,但是中國不一樣。也有人認為全時的商業模式很復雜,其實我們考慮的只是怎么滿足客戶的需求、能不能帶來收入,具體產品是A行業還是B行業,不是很重要。
第三,在會議的基礎之上,不斷推出創新產品。我們去年推出了一款大獲成功的產品,大概一年有120多萬用戶,也就是日歷。這款產品爭議非常大,我們的投入也非常大。最后總結得出,我們的成功都是逼出來的,而不是按照別人預先設定的東西去做。因此我認為永遠要想兩個問題:第一,到底怎么增長,第二,競爭力在哪里。
最后,陳學軍表示,“我看好中國的SaaS,相信三年內會出現一個超過10億的SaaS企業,再過五年SaaS行業也會超過軟件行業。”